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在领导身边工作的日子

发布时间:2021-11-25

  李朗秋同志是岳阳市第一任市委书记,曾在君山农场担任过十三年零四个月的场长、党委书记。他经常现身在基层,现身在人民群众中,所以全场从老到少不认识朗爹的人是极少数。全场的干部职工很少有人叫他李书记,而都习惯地叫朗爹。“朗爹”是君山人民对朗秋同志的一种尊称。在农场时我一直在朗爹的领导下工作,与他接触较多,后来几年我担任农场办公室主任,彼此更是朝夕相处。他的一言一行都深深刻印在我的脑海里。虽然他老人家离开我们已二十年了,但他的思想作风、工作作风给我们留下了难以忘怀的深刻印象。

  朗秋同志具有强烈的革命事业心和责任感。他不仅经常教育干部要有事业心,并身体力行、率先垂范为我们树立了榜样。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重病住院外,天天都是工作日。晚上也几乎成了他正常的上班时间,不是开会就是个别研究工作。

  他抓工作总是一环套一环,思路很清晰,抓得特别紧。每次从省里、地区开会回来或者从外地参观考察回来,传达贯彻从不过夜,一般都是当晚开常委会或者主要领导会传达和研究。他对拖拖拉拉的作风深恶痛绝,对农场领导成员要求很严,只要发现谁作风拖拉、工作马虎,他都要提到事业心的高度,毫不客气地提出批评。有一次为了研究改善生产队的经营管理,安排党委常委都下到分场作三天调查研究。有位副书记满以为心中有数,只下去一天就回了机关,碰头汇报时拿不出意见。朗秋同志当即严肃提出了批评。这位副书记心悦诚服地表态说,朗秋同志的批评完全正确,只怪我把这件事情看得太简单了。

  在事业心的驱使下,朗秋同志办事雷厉风行不怕疲劳,不怕困难,习惯于连续作战。一九七二年五月初,为了夺取棉花高产,我跟随朗秋同志去二分场作调查研究。白天下生产队实地察看走访,安排晚上召开生产队支部书记座谈会。吃晚饭时朗秋同志感觉身体不舒服,经分场卫生所医生检查,体温三十八度,建议去农场职工医院做血液化验、打吊针。我和分场书记建议将座谈会推后,他硬是不依,强打着精神参加会议。直至晚上十一点会议结束去农场职工医院时,体温测试已达三十九度多,且头痛不止属重感冒。经连夜吊针至第二天中午高烧刚退下来,他又叫我把生产科的同志叫到病房研究座谈意见的整理。同时交待晚上开常委会专题研究棉花生产。我见他刚退烧,精神状态还不是很好,建议推迟到第二天开会。他态度非常坚决地说,我们农场棉花产量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密度严重不够,现在是棉花保密度的关键时期,迟一天就被动一天。当天晚上朗秋同志带病主持召开党委常委会,就棉花保密度以及相关技术措施落实的问题研究提出了具体意见。紧接着第二天下午在二分场召开了全场棉花生产现场会。与会人员一致反映这次会议开得非常及时,抓住了保密度这个关键。这一年,全场四万多亩棉花亩产皮棉增产近二十斤。

  每到防汛抗灾的关键时期,朗秋同志都要亲临一线,吃住在指挥部,昼夜巡查指挥,不解除危险他从不下火线。用他的话说,不能有半点闪失。

  深入基层调查研究是朗秋同志的一贯作风。他把深入基层调查研究看成工作中一个不可缺少的步骤。每一个阶段的工作部署,每一项专门工作的展开,每一个带普遍性的问题的处理,都要亲自深入下去调查研究,广泛听取意见,掌握第一手资料,然后才召开领导班子会议研究讨论,形成集体的决议。他从不开心中无数的会议,从不靠单纯听办公室汇报指挥工作。一年到头,他除了开会、外出就在基层转。每年下基层的时间在一百三十天以上,这在当时会多、事多、文多的情况下是很不容易的。

  由于常在基层转,他对君山大垸的一切了如指掌,如数家珍,全场近七十个生产队党支部书记、队长和一部分小队长他都能叫出名字。不论去哪个生产队检查,只要讲地块的名称都不要人引路而直奔现场。八十华里大堤每一段堤身高程、坡度,哪一段有沙浸,哪一段当风浪,储存了多少器材,他都清清楚楚。

  用清廉如镜来形容朗秋同志廉洁自律的作风,一点也不夸张。他处处、时时、事事严格要求自己,把自己置身于群众的监督之中。

  他从不享受特殊照顾。一九七二年他所住的房子由于建筑质量不高,后墙已倾斜,急待维修。农场行政科认为这栋普通平房不仅质量差、地势又低,建议给农场主要领导建一栋好一点的房子。在机关干部中征求意见一致赞成,其他领导也表示同意,但却遭到了朗秋同志的否决。他认为农场经济还很困难,老房子稍作维修完全可以住,暂时没有必要花钱建新房。最后还是按照他的意见,将原住的房子简单维修后继续居住直至调离君山。

  过年过节机关分配生活物资,有时给领导一点照顾,他发现后不仅不依,还要提出批评。有一年过春节,总场机关鱼塘取了鱼,按户平均分配后还剩几条鱼,就给场领导每人一条两斤多重的草鱼,他发现后亲自把鱼退到了行政科。

  他从不接受任何人的情礼。不仅贵重物品拒之门外,连一只鸡、几个蛋、几斤水果都要说服送礼的人拿回去。一九七三年五月农场畜牧场的水蜜桃丰收,为了感谢朗秋同志为他们引进了良种,送来十多斤水蜜桃给他品尝,他随即派人送回了畜牧场。并在会上多次同基层打招呼不要给领导送东西。

  他在农场工作十三年零四个月,从未接受过干部职工的宴请,下基层只在食堂就餐。有一次春节期间我随同他去水委会检查工作,水委会主任在家里办了一桌菜并打电话通知另两名领导来他家里吃中饭,朗秋同志知道后硬是说服水委会主任坚持同机关工作人员一道在食堂就餐。

  他下基层在食堂就餐,在招待所陪客,都要按规定付钱、付粮票。从不揩食堂的油,占公家的小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