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 正文

公民锯病腿锯出来公共医疗短腿

发布时间:2021-11-24

  在国内医疗保障现实之下,部分贫困人群的疾病能否得到治疗、家庭幸福与否,基本是全凭“运气”。如果一个国家的国民幸福与健康保障,完全是建立在“别倒霉”、“别生病”的侥幸之下,公共保障政策的弊病可见一斑。

  一把钢锯、一把小水果刀、一个裹着毛巾的痒痒挠,保定硬汉郑艳良用这三样简单的工具,在家中床上将自己患怪病的整条右腿锯下,为忍住疼痛他咬掉了四颗槽牙。如今,同样的怪病还在他左腿上无情蔓延。郑艳良希望好心人支招,医治好时刻折磨自己的怪病,安上一副假肢,重新为妻女撑起一个家。(10月10日燕赵晚报)

  这名不幸患病男子的腿因为“自己锯掉”短了一大截,但反映出来的却是公共医疗的“短腿”。从报道中无法得到这位男子是否参加了医疗保障,即使有恐怕摊上这样的“怪病”也是一个“杯水车薪”的结果。一方面,表面上国内医疗保障范围持续扩大,但仍然有“死角”。去年9月份,卫生部部长陈竺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我国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基本建立。2011年,城乡居民参加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新农合人数超过13亿,覆盖率达到95%以上,我国建立起世界上最大的医疗保障网。然而,完全“覆盖”的往往是相对富裕人群,而一些真正的贫困者有可能连一个月几十元的医疗保险也交不起。医疗保障事实上的“旱涝不均”,恰恰呈放大性投射在这些贫困家庭和贫弱人群身上。

  另一方面,我国大病医疗保障覆盖范围远远不足。两年前仅仅对农村白血病、小儿“先心”等22种重大疾病纳入免费医疗,而对于患病人群中的“怪病”,如这名男子的“双腿动脉不明原因大面积栓塞”怪病却无能为力解决也不在保障范围。“生病等死”,乃至无奈之下不得不自己“锯腿疗病”,正是公共医疗政策事实上的存在“遗漏”的折射。

  公民个体无钱做手术,自己给自己锯“病腿”,说明公共医疗保障严重“短腿”。我国改革开放已经有三十余年,国内经济飞速发展并取得举世瞩目成就,公众有更多的和更迫切的共享改革成果的愿望。政府财政年年呈正增长趋势,国内GDP年年维护在8%的增长率,但公众医疗投入、教育投入和其他公共服务投入却呈相对滞后状态,远远无法满足公众心理需求和现实需要。日前,有一则新闻引人触动,报道称俄罗斯卫生部长宣布,保证俄罗斯公民将永远在俄罗斯联邦内能够免费享受医疗服务,而且保证医疗服务项目每年都会增加。这意味着,俄公民在公费医疗上享受同等待遇,不会因没钱被医院拒之门外。虽然最终证明,此新闻有“伪”的成份,在俄罗斯大病重病依然是需要“自已付费”的,但这种乌托邦式的“医疗设想”是社会发展的最终目的,也应该成为今后我们努力的方向。

  行文至此,我们基本可以厘清。在国内医疗保障现实之下,部分贫困人群的疾病能否得到治疗、家庭幸福与否,基本是全凭“运气”。如果一个国家的国民幸福与健康保障,完全是建立在“别倒霉”、“别生病”的侥幸之下,公共保障政策的弊病可见一斑。公共福利政策、公共医疗政策,在公民和社会公众有迫切需求之下,却不能及时对接和帮扶,这不仅仅是反应机制迟钝的问题,本质是制度性疏漏的反映。接下来,对于这位“自已忍痛锯掉腿”的男子的支撑,可能更多的靠是的社会公众的爱心,或者说是舆论关注和报道之后引发的地方政府的“同情”。然而,此种借助外力获得的事后“补救”,终归不能说明公共医疗政策是到位的、是称职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不应仅同情这位男子和家庭的不幸,更应该以此为契机深入反思现有医疗保障机制、公共服务政策之积弊,还贫弱人群一个“有保障”的未来、不怕“生大病”的未来!